从你的一生中路过

【晓薛】安全出轨(孕妇车/短完/fin)

公子耽色♀:

♥我特么就不信了!!!


♥为啥就我一个人翻车(╯‵□′)╯︵┻━┻


♥这回我做长图走微博链接,链接看评论

[all黄R]彻夜(abo)

洛祁澈.‖来一车秋葵!:

#私设如山。ooc预警。欢迎捉虫。为开车而开车。若真入了。自行避雷。
#没有问题的话继续。
题外话给我们群方锐:「方点心你找的是不是这篇?/黄少笑看」


石墨外链。


微博外链。


以下截屏。



为了开车而走剧情嘿嘿嘿

北冥:


“挖了我的双眼给晓星尘罢,反正都要死了。”薛洋笑了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一派天真,“还有我的舌头,给宋岚接上吧。”


抱山散人看着他,开口道:“你想好了?死的时候什么样,死后的灵魂可就是什么样子了。”


“灵魂?”薛洋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笑得眼泪都要出来,“等他们恢复,我哪里还会有灵魂?”


抱山散人没有再说话,毕竟是薛洋害死了他的徒儿,“开始献祭吧。”


当初薛洋找到他时,抱山散人着实被这个人灵魂里的执念惊到了。


抱山散人本是妖修,身为修罗,最爱的食物便是人类,而每个修罗都有着自己偏爱的口味,抱山散人最喜的,便是执念深重之人。


虽然他下定决心不再主动伤人,但见到美味还是会眼馋的,尤其那人还亲自送上门来。


“啊,”抱山散人看着躺在地上散发着诱人气味的男子吞了吞口水,“好香……”


恶人总是对异样的目光很敏感,薛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呻吟一声便睁开了眼


————看到了抱山散人流着口水的俊脸。


“……看个p哟 。”一拳打上去。


当然,以他现在这副残废模样,自是打不中的。


抱山散人也不恼,见他醒了便要将他送下山,薛洋见状挣扎起来,“你是抱山散人吧!小爷我是来找你的!你不能把我送下山!”


“哦?”他挑了挑眉,看着薛洋:“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把你送下山?”


“因为我知道,该怎么救晓星尘。”


抱山散人的面部表情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一下,毕竟是养了十几年的徒弟,要他丝毫不动容是不可能的。


“救他?你拿什么救?”抱山散人此刻终于想起那些人对于杀死晓星尘的凶手的外貌描写,以及——蓝湛最后斩去了薛洋的左手。


“你亲手杀了他,还说要救他?”冷笑一声,他捏着薛洋的下巴,舔了舔他的脸蛋,“甜的……明明内里都黑透了,滋味却还是甜的,呵。”


“只有你可以救他了……”几不可闻的声音。


“你是修罗吧。”薛洋直勾勾的看着抱山散人,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他掩藏已久的秘密,“你若是喜欢这具肉体,待我死后,它便归你了。”


“待你死后?想的倒是挺好。”薛洋活不长了,这是抱山散人只消一眼就得出的结论,但他还是心里不舒服:“待你死后,恐怕味道都变苦了!”


“呵,”薛洋还是在笑,两颗小虎牙使他看起来像是少年人,“只要你肯帮忙,最快三天,你薛爷爷我就会死,尸体新鲜得很哦。”


抱山散人眯了眯眼,送上门的美味啊……“好啊。”


抱山散人很久没有狩猎了,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吃人。像薛洋一样有求于他的人太多太多,只要他们肯献出肉体,他就愿意帮忙。这样交易,很公平。


上古阵法,可以命换命,以魂养魂,唯一的缺点是,阵法开启之时,必须要有一带着上古之力的人(或妖)在一旁引渡,此世哪还有上古之人啊,剩下的,只有妖,而薛洋所知的,只有抱山散人可能有上古之人(妖)的信息。


就像现在这般,他会把眼睛给晓星尘,把舌头给宋子琛,最后,以自己的魂魄温养阿菁,送她入轮回。


这些,他都不会让晓星尘知道。


反正,他在晓星尘眼里,一直都很恶心。


---------------------------------------------------------------------------


有抱山散人这个大杀器在,他很快就偷走了晓星尘的尸体,打晕了宋岚,而后又用了两天时间布阵,就在虚无山巅(抱山散人居住地)。


阵法进行的很顺利,晓星尘的身体逐渐回复了柔软,宋岚身上的纹路淡了很多,阿菁的灵魂拼凑起来,薛洋的灵体也开始慢慢变淡,最后消失。


阵法成功了。


薛洋的执念真的很深,即便灵魂离去,身体里残余的执念依旧能让抱山散人感叹出声,吃到这样的美味,他很是心满意足。


晓星尘醒来时,阿菁已入轮回,宋岚脸上的纹路还未完全消退 ,抱山散人还在睡懒觉,一切都很平静。


平静到诡异。


抱山散人管不住嘴,不经意间就把薛洋给卖了。


晓星尘就像薛洋想的一样,第一反应是怀疑他有什么阴谋,但转念一想,他的魂魄都要散了,哪里还能作妖呢。


“在他眼里,薛洋从来都是恶心的恶人。”


抱山散人忽然想起薛洋对他说的那句话,薛洋的的确确是个恶人,但对于晓星尘,薛洋一直都很听话,虽然是装出来的。


早在薛洋小指被碾碎的那一刻,他就不可能再做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了。


“子琛……”晓星尘看着逐渐有了生人气息的挚友,发自内心的开心,下意识的忽略了心里异样的情绪。薛洋死了,他是高兴的。


他应该是高兴的。


“星尘,”宋岚抿了抿唇,道,“对不起,错不在你。”


他二人在人间兜兜转转。


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这是世人予他们的名号。


他们重建了白雪观,却放不下心里最黑暗的一角。


“呵,一条命就想把他犯下的罪孽全都撇清吗?做梦!”宋岚脸上带着戾气,晓星尘没有反驳他说的话。


他们的确想找到薛洋,却无从找起。


直到某天,二人应一个偏远小镇村民的请求,除魔卫道。到了才知道,要除的,并不是魔。


“您说那薛小魔头啊?他两岁多被丢到我们镇子上来的,可能是因为左手只有四根手指吧,他眼神也不大好,看起来跟个瞎子似的。”说着说着,那老乞丐摇了摇头,“几个富家公子看他好欺负,就整天拿糖来戏弄他,还嘲笑他的左手小指,人家在镇上都是有权有势的,也没人愿意帮他,倒是后来听说那几位公子的手都被碾烂了,也不知是什么干的。”


晓星尘与宋岚对视一眼,各自确认了心中的答案,“老人家,还有呢?”


“他好像叫薛洋还是什么的,听起来倒是个好名字,整天沉着个脸,话也不说一句,无缘无故的就会打人,都说他是魔头转世嘞!”老头四处看了看,像是怕被人看到,“两位道长,听我一句劝吧,这小魔头啊,惹不得!”


谢过老者,晓星尘和宋岚去了薛洋经常去的地方守株待兔。


薛洋魂魄十分不稳定,即便投胎转世,也几乎无法以肉身温养灵魂,肉身反而会有着前世的种种伤痛。


就如同他们所看到的,薛洋浅灰色的眸子,以及缠着绷带的左臂。


“阿洋。”晓星尘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宋岚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薛洋悄悄握住了藏在袖管里的短剑。


“你…们…是…什么…人?”他的声音很奇怪,就像牙牙学语的孩子,磕磕绊绊。


宋岚知道,这是因为薛洋的舌头现在在自己嘴里。


他甩了甩拂尘,上前抓住他的手,薛洋的耳朵现今敏锐的很,手里的短剑就要往宋岚心口上捅,却被晓星尘拿剑鞘打了手背,疼得他手一抖。


宋岚趁此机会抓住他的双手。晓星尘从头上扯下本来用来蒙住眼睛现在被当做发带的白绫,将他的手反绑住,“阿洋不乖啊,要好好调教调教呢。”


“放开…我!”薛洋皱了皱眉,话音未落,一条腿已经袭向晓星尘胯下。


宋岚一甩拂尘抽在他膝盖,也许是用力过猛,薛洋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


“我们这些什么?”晓星尘把他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阿洋真的太不乖了,需要好好惩罚。”


链接在评论里↓

【千fo点文】用现实告诉你吃醋的男人有多可怕

百夜家の咸鱼:


@F Wong妹子点的优米脏话play
我一个小纯洁在你们一群老司机的围绕中瑟瑟发抖
关键词:厨房、脏(黄)话(腔)、黑化、射niao
注意避雷


https://m.weibo.cn/5689663871/4230199673192101
(图被屏了就点微博评论区的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dd3a14be2c52)
因为涉及脏话就无可避免地带上了羞辱性质但请把这理解为小夫夫之间的情趣,我们要相信爱因斯坦日久生情定理【bushi

【优米】课间的医务室

百夜家の咸鱼:



医务室play


这次是很正常的口拍口拍口拍,没有一点需要预警的元素


真的,你们看我纯洁善良又真诚的大眼睛☆


https://m.weibo.cn/5689663871/4226882436057929




上次那个教室拳x的后续


前篇指路↪好学生上课的时候要认真听讲啊


http://shuiping123zxc456.lofter.com/post/1dcfc4bb_1286ddfe



画釉纸:

店家「天空岛」我好像没有发宣图过……和神兽同一期画的「我之前只折腾了神兽排版就筋疲力尽了(;´д`)ゞ排版废」

四辆被屏蔽的车『晓薛』『曦澄』

玲珑sauce:

别想了,我没更新,在拖更的边缘试探
『晓薛』
醉酒:https://shimo.im/docs/ryR4x9hCvxoqaP6W
抢亲:https://shimo.im/docs/nWU9asCh99U40vej
桎梏:https://shimo.im/docs/j6995hPBluo9fayF
『曦澄』
欢好:https://shimo.im/docs/RmXFFzxE3MQ4654h
打不开见评论区,顶风作案的我

【all金】男生寝室的日常(1)

阿諾:

电话响了。


伴随着歇斯底里喊着“你儿子来电话了”的铃声,金手忙脚乱地把旅游包和一大袋零食放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甩甩酸痛的手臂,就赶紧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看清了联系人并接通后赶紧将手机拿远了点。


“你他妈是死路上了吗?!都十点多了!”


电话那头传出了意料之中嘉德罗斯的咆哮。


金试探性地开口,“二环太堵了……我现在弃车步行,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


对面冷哼吧嗒一声把电话挂掉了。


金叹气,他推测他的小男友生气了,因为金拒绝了嘉德罗斯开车来高铁站接他去学校。金不太想麻烦嘉德罗斯,毕竟他们俩在一起还没到两个星期,还没到放心依赖的程度。


到学校时已经接近中午,金马不停蹄地去领了宿舍钥匙,想赶紧把行李卸下来去约小男友吃午饭。金没什么朋友,所以不能拜托别人帮他一起运行李,至于嘉德罗斯,他是大一新生,他能照护好自己就不错了。


“四栋四楼第四寝室……”金看了看钥匙上贴着的标签,“这么诡异的数字,怕不是凶宅吧。”


这么腹诽着,拖着行李箱上了四楼,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数着,找到目的地后站定。


好——努力和大家相处融洽吧!


金想着,本想元气满满地打个招呼。


一开门,便看到宿舍里四人熟悉的脸。


“啊,金……好久不见。”


说话者是一年半没见的安迷修,大三学长。


……金的第五任男友。


“金。”


坐在门口的同是大二的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上个月才分手的第七任男友。


“……”


阳台旁边的雷狮半躺在床上,抬眼望了门口一眼,继续玩他的游戏没说话。


年初分手的第六任男友,同时也是第七任的哥哥。


“金……。”


正在铺床的大三学长同时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格瑞轻声唤他。


第四任前男友。


一分钟前毕业欲让金进了门,一分钟后求生欲让他退了出来。


金面无表情地后退了两步,正巧撞到正巧进门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挑眉,“你怎么来了。”扫了一眼金手中攥着的钥匙,“你也住这?”


……


第八个也是现任男友。


金对嘉德罗斯说,“淦。”


之前说过,金没什么朋友,因为他的朋友最终都变成了前男友。


唯一一个分手以后还能好好做朋友的前男友凯利说,“呵,我说什么来着,人不能造孽太多。”


金往他肩头呼了一巴掌,“我造什么孽了?!情孽?!”


凯利嘲笑他,“可不是嘛,你没事干谈那么多恋爱干什么。”


金说,“拜托,我都20了诶,谈了八次恋爱很多吗?再说了你都谈了多少次。”


凯利笑咪咪地伸出一根手指,“一次呀。”


“扯淡吧你。”


“就是一次啊,就初中时和你谈的那次,我可是守身如玉的。哎呀你不信拉倒。”


凯利用手指点点桌面,又说,“诶,你怎么自己先出来了,你小男友呢?”


“在宿舍呢,我跟他说我入学手续没办好,然后我就跑出来了。”金叹气,“要不然就他那醋劲儿我能在食堂吃饭和你德巴德巴唠嗑半天吗。”


“你不觉得你放任他一个人在宿舍更危险吗,要是他知道那一屋子都是前男友,啧啧。”


“……”金的表情变得凝重,“应该不会吧……。就、就他一个是大一新生,和其他那些老油条混不到一块去的……再说他脾气那么臭……我靠我好慌啊我想换宿舍!”


“非常不巧,今年新生特别多,男生宿舍几乎住满了,除了我们房间。”凯利歪头看他,“还剩三个床位。”


金咬咬牙,“……行!和你住总比和一窝子前男友住强!”


凯利说,“安里洁。”


“……什么。”


“我们宿舍还住着安里洁,你初中时的另一个男友。”


“……”


“还有布伦达。”


“……???”


“你初恋,同时是你两个男友的哥。”


凯利继续打击他,“而且我们宿舍在你对面,405。”


金拿起筷子指着自己的脖子,“……我自杀给你看。”


“你有事瞒着我。”


回到宿舍后嘉德罗斯用肯定的语气对金说。


金的眼神飘忽不定,“没,怎么可能……”


嘉德罗斯的眼神上下审视着金,“你一来就不对劲,你是不是和这屋子里某个人有过节?”


嘉德罗斯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是因为宿舍其他人都去食堂吃饭了。


嘉德罗斯倒是为金找了个完美的借口,他可以借着这个理由搬出宿舍,但是金不敢保证就嘉德罗斯这脾气会不会把那个和金“有过节”的人痛殴一顿。


于是金心虚地回答,“没啊,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车坐久了太累了……”


嘉德罗斯又看了看他,暂时打消了疑惑,“身体真是废……行吧,你早点休息。”


把床铺好后,金便缩在床上当鸵鸟,用棉被蒙住自己的头瑟瑟发抖。嘉德罗斯瞧他半天没动弹,还以为他睡着了,坐在金的床头上玩手机。


安迷修是第一个吃完饭回来的,一进门他就看到金的床铺上鼓鼓囊囊的一团被子,轻声问,“金怎么了?生病了吗?”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解释道,“没有,坐车累了睡着了。”


安迷修哦了一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看书了,时不时投来担忧的眼神。


安迷修和嘉德罗斯对话时,金提心吊胆地听着,幸好没有惹出什么端详。


安迷修很温柔,不会说出这段感情让金产生困扰,虽然是前任,但他不知道金的任何一个前男友,他尊重金的隐私,不去打听这些事。


但这件事必须要坦白,金坚信他和恋人必须要坦诚相见,但是这种事实在太难以启齿,而且数量还那么多,植物大战僵尸都不会刚开局就出现这么多僵尸要吃他的脑子。而且他真的怕嘉德罗斯和雷狮这两个暴脾气互相看不顺眼闹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雷狮领着卡米尔回宿舍了,雷狮还在门口和他双胞胎的哥哥布伦达聊了几句晚上去步行街吃饭,金差点心梗死。


卡米尔路过金的床铺时问道,“金怎么了,不舒服吗?”


金蒙着头,面朝墙,这个角度看不见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没说话,大概是摇了摇头,所以卡米尔走开了。金又听到雷狮的脚步声在他的床边迟疑了一会才走开。


说真的,雷狮简直是个潜在的定时炸弹。虽然雷狮是金交往时间最短的一个,却是知道他底细最多的一个。雷狮是金的前前男友,占有欲强,谈恋爱期间雷狮和他聊过金的所有前男友,包括名字年龄长相,雷狮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雷狮知道格瑞、安迷修的底细。而卡米尔是前男友,又是雷狮的弟弟,所以估摸着雷狮也清楚卡米尔和金在一起过。


所以雷狮现在除了不知道嘉德罗斯是谁以外,基本上已经把这个宿舍和隔壁405宿舍三人的信息掌握完全了。


……为什么要招惹雷狮!为什么!为什么初二时不懂事要喜欢布伦达!为什么!如果不遇到布伦达不就不会喜欢雷狮了吗!靠!为什么要遇到卡米尔!现在好了学校里的雷家三兄弟在情史里集全了!


金觉得自己头疼。


接着回来的是格瑞,金能听到格瑞在翻找着什么,然后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放在了床边。


金听到了嘉德罗斯的声音,“这什么。”


格瑞回答,“晕车药,过几天还要去市中心买些必需品,他坐车肯定会头晕。”


寝室里陷入了很大的沉默中。


“……看来他真的不舒服,以前他午睡不会睡这么久。我去给他买点水果吧。”安迷修说。


雷狮躺床上面朝墙玩手机,只留个背影给其他人看,“不要买芒果,他芒果过敏。”


安迷修眨了下眼睛,愣了一会,“啊,是吗……”


卡米尔说,“街头那家水果店的比较好,金以前很喜欢在那里买。”


“……你们为什么对他那么了解?”


嘉德罗斯问。




tbc


下一章